【環球軍事報道】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2月22日報道,泰國警方的一支精銳突擊部隊突然降臨到觀光勝地普吉島的班蘇莊園。這是一片種著棕櫚樹的住宅群,緊鄰一座高爾夫球場。警察的任務是抓捕身在34號別墅的美國人約瑟夫·亨特。身為退役軍人的亨特因被執法官員指其新工作是職業殺手,而被美國政府通緝。
  不到三天后,接受過特種部隊訓練的前陸軍狙擊手亨特就被帶上鐐銬,登上了飛往紐約的飛機。在那裡,亨特正式被控在海外管理著一支職業殺手隊伍。執法官員稱,為了獲取80萬美元的酬金,這支隊伍密謀殺害一名聯邦禁毒探員和販毒行業內部的一名線人。他們以為,買凶的人屬於哥倫比亞的一個販毒團夥。
  亨特綽號“蘭博”。針對他的這起案件,似乎取材於最新的動作大片。計劃實施罪行的地方為利比裡亞,而且根據美國禁毒署的說法,計劃頗為周密。職業殺手們要求雇主提供高級乳膠面罩,以便讓自己看上去像是屬於另一個種族。同時,他們還密謀事成後乘坐私人包機出逃。更令人震驚的意外是——至少在這些殺手看來——他們以為是來自販毒團夥的雇主,實際上是故布陷阱的禁毒署探員。
  有關殺人圖謀的情節可能難以反駁,因為亨特及其團隊密謀殺人的內容被錄成了音頻和視頻資料。
  不過,事情可能比法庭文件披露出的內容更複雜一些。亨特的家人和律師——以及兩名聯邦探員,其中一名在崗,一名已退休——表示,向當局透露亨特行蹤的是其曾經的老闆保羅·勒盧。勒盧是一名神秘的南非人,精明圓滑。直到前不久,他還是世界上最不為人知卻又最成功的逃犯之一。
  “勒盧是個壞蛋,大壞蛋,”這名探員稱。“他是升級版的維克多·布特。”此人要求不具名,因為他說,勒盧與當局的合作屬於機密性質。
  由於勒盧被指牽涉其中,可能會讓針對49歲的亨特的這樁案件變得複雜起來。因為有視頻和音頻作為證據,禁毒署本希望這是一起一目瞭然的案件。亨特的律師馬爾龍·柯頓稱他的當事人被下了套:如果政府沒有聽從勒盧的提示,給他設下圈套,那麼他就永遠不會從退役軍人中招募那隊人馬。但檢方稱,亨特在音頻和視頻中誇口自己在菲律賓殺過兩個人,時間早在策劃此次謀殺計劃之前。這可能會讓被告以釣魚執法為由的辯護變得複雜起來。
  記者試圖找到勒盧的一名代理律師,但未能成功。聯邦記錄中沒有涉及勒盧被捕或被指與執法部門合作的公開信息。亨特案的法庭公開文件中也沒有提到他,但文件指出,有許多文檔目前處於密封狀態。
  即使是在勒盧據稱成為政府的線人之前,亨特的經歷已經是一個關於軍人和雇佣兵的情節曲折、令人著迷的跨國故事。多少有些出人意料的是,故事是從肯塔基州的歐文斯伯勒開始的。歐文斯伯勒是一個煙草製品生產中心,距離路易維爾有兩個小時路程,亨特在那裡長大,併在2004年年中退役後又回到了家鄉。
  與許多老兵一樣,亨特在回家之後痛苦地發現,很難找到一份自己喜歡又能用上從軍20年來所獲技能的文職工作。
  “他很不開心,充滿挫敗感,到了讓人難以置信的程度,”他的妹妹凱倫·亞當斯說。亞當斯目前仍居住在歐文斯伯勒。她回憶道,哥哥曾試圖尋找一份警察或者聯邦法警的工作,但都遭到了拒絕,因為他那時候已38歲,被認為年齡太大,雖然舉重和武術訓練讓他保持了良好的身體狀況。
  亞當斯說,2005年,亨特不情願地接受了在青河懲教中心輔導犯人的工作。這是一所縣級監獄,距離歐文斯伯勒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她說,哥哥討厭這份工作,單調乏味,環境閉塞,因此只做了15個月。
  她還表示,為了獲得一份收入,並找回在戰場中的那份激情,亨特做回了自己最熟悉的工作,加入了私人安保公司DynCorp International。按照亞當斯女士的說法,DynCorp派他到伊拉克採集企業員工的指紋和DNA樣本。兩年後,他在伊拉克加入了另一家公司Triple Canopy,負責保護美國使館的工作人員。
  亨特的妹妹稱,2009年,當亨特在外包安保這個充滿男性氣概的緊密圈子如魚得水的時候,另一名雇佣兵把他介紹給了富於個人魅力的商人保羅·勒盧。她說,勒盧立刻給了哥哥一份工作。
  接下來的三年裡,亨特奔走於世界各地。亞當斯說,在此期間,亨特曾陪同勒盧到巴西、剛果共和國、馬裡和菲律賓出差。他賺了不少錢,令人眼熱的新工作似乎讓熟人都刮目相看,但或許也有點疑惑。
  “他只是告訴我,他在游艇上保護某個大富翁,在非洲四處巡游,”同樣是來自歐文斯伯勒的陸軍退伍老兵、亨特相識時間最長的朋友之一比爾·博伊德說。“那個人應該是從事大宗商品交易的,喬是他的保鏢。”
  然而據聯邦探員稱,勒盧的買賣遠不僅限於大宗商品。探員證實勒盧是一個處方藥非法項目的背後主腦,其源頭在明尼蘇達州和巴西,在那裡有受雇於他的醫生提供止痛藥,而後在互聯網上銷售。勒盧的名字沒有出現在案卷中,他也沒有受到指控,但兩名探員承認他是一個未起訴的同謀,他提供的信息促成了11人被訴。
  其他一些機構也盯上了據信現年40來歲的勒盧。2011年7月,聯合國指控他違反索馬裡武器禁運規定,斥資300萬美元——其中將近100萬美元用於支付武裝分子薪酬——從事違禁活動,並稱他的一名合伙人參與了在臨近埃塞俄比亞邊境的一處秘密園地種植致幻植物的活動。
  “勒盧的生意做得很大,”現居菲律賓的安全承包商拉克蘭·麥康奈爾說,他因參與止痛藥一案而面臨指控。“他在馬尼拉、香港、哥倫比亞、非洲、巴西都有業務。槍、黃金、藥物,什麼都有。大買賣,非常大。”
  亨特對老闆的經營項目有多少瞭解尚不得而知,但他自己曾向法庭認可的一名心理學家透露,他相信保羅·勒盧不是個合法的商人。亨特說勒盧在2009年夏天派他去守衛一艘商船——烏夫克船長號,船的任務本應是向菲律賓運送商業貨櫃。
  但等亨特上船後,“他得知要去拿武器,因此開始懷疑自己卷入了一場非法活動,”心理評估報告中說。報告還提到,他在船被菲律賓海岸衛隊扣留之前離開了那艘船。船上發現藏有突擊步槍,馬尼拉官方對多人提出指控,其中包括馬尼拉一家公司的幾名員工,聯合國稱那家公司是由勒盧經營的。
  據菲律賓司法部的一則在線通告,該船船長勞倫斯·約翰·伯恩上周因為與槍支運輸相關的逃稅罪行被缺席審判——他已經棄保潛逃。該案中還有多名被告面臨稅務指控,這些人的案件尚未審結,其中包括一名在法庭案卷中稱作約翰·保羅·勒勞的南非公民。
  他的朋友博伊德回憶道,“喬嚇壞了。”但他的律師透露,他又擔心如果不乾,就會有性命之憂。評估報告稱,亨特“開始懷疑,由於是他在租房子,給勒盧的公司辦理商業執照,他已經進了圈套,一旦非法武器販運活動敗露,‘背黑鍋的’可能是他。”
  聯邦探員稱,2012年9月,勒盧在利比裡亞的一次秘密行動中被捕,隨即由禁毒署收押。
  四個月後,禁毒署派出兩名卧底探員偽裝成某哥倫比亞販毒集團的成員,前往泰國和亨特見面,從此亨特自己也陷入了麻煩。
  亨特案的起訴書顯示,兩名假扮的販毒集團成員邀請他擔任他們的“安全主管”,並要求他組建一支精幹的團隊。起訴書稱,到3月初,亨特已經通過互聯網組建起了團隊:28歲的丹尼斯·戈吉爾、30歲的邁克爾·菲爾特,兩人都曾在德國武裝部隊服役;41歲的波蘭老兵斯拉沃米爾·索布爾斯基;43歲的蒂莫西·凡伐基亞斯,他曾在美國陸軍服役。
  這些人都已經提出無罪抗辯,包括亨特。
  卧底探員先是給新招募的團隊分配了監視和安保任務,而後在2013年5月向他們提供了一份被他們稱為“獎勵任務”的工作——受雇殺死一名禁毒署探員和一名惹麻煩的線人。“他們會辦好這兩件事的,”起訴書引述亨特的一封郵件稱。“他們只是需要好的工具。”
  他們就這樁暗殺行動進行一次頭腦風暴;起訴書中稱,戈吉爾和凡伐基亞斯提議用“機槍、氰化物或榴彈”。到了仲夏,亨特還通過電子郵件向兩名探員列出了想要的軍用裝備:兩支配備消音器的輕機槍,兩把點22口徑手槍和一支帶瞄準鏡的點308口徑步槍。
  8月末,他們決定讓戈吉爾和凡伐基亞斯來執行暗殺任務。他們獲得了兩份利比裡亞簽證,亨特寫信給他的雇主說,他的人將於9月25日抵達非洲。
  等他們在目的地著陸時,亨特已經被捕了。
  面臨終身監禁的亨特,今年夏天在曼哈頓一個聯邦地區法庭的進度討論會上露面。他面頰凹陷,手腕和腳踝被一根鎖鏈鎖在一起。
  他的律師柯頓最近剛結束菲律賓和非洲之行歸來,他在那裡搜集了有關勒盧的信息。他說他收穫不多,而且也沒有多少時間做更多搜集。
  亨特定於3月9日受審。有個人不太可能出席:保羅·勒盧。  (原標題:美媒:美國退役特種兵轉行做國際職業殺手被通緝)
創作者介紹

卡路里

xl84xlfvu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